劉冠廷:放掉求好心切,探索自己才能開心表演

表演最大的樂趣就是沒有一定的答案,不停地探索。

作者 : Q小編
刊登時間 : 2018.11.30

剛以植劇場《花甲大人轉男孩》中「鄭花明」角色獲得第53屆金鐘獎戲劇節目男配角獎的劉冠廷,談到自己的得獎心得,竟認為「花明」是台灣戲劇中少見的草根人物角色,劇本對這個角色有極細膩的刻畫,「我只是運氣很好,可以演到這個角色,又很幸運地能夠得獎」劉冠廷認為得獎要歸咎於幸運之神眷顧而不是真的靠表演功力。

「得獎之後,我還是我,沒有改變,」劉冠廷直率地說,在拍攝《花甲大人轉男孩》同段時間,他也參與《戀愛沙塵暴》的演出,並且提報金鐘新人獎,卻連入圍也沒有,因此他再次強調能夠得獎是拜「花明」鮮明的角色之賜。

在成為好風光好演員班第一期學員之前,戲劇科班出身的劉冠廷,表演之路起起伏伏,在台灣藝術大學戲劇系畢業,先當了三年的國中體育老師,一邊教學生,一邊到處找試鏡機會,「我是在臉書有看到好演員班的徵選訊息,但是發現要25歲以下,就打退堂鼓了」劉冠廷說,在網紅和素人當道的表演環境中,臉書是他尋找試鏡機會重要管道,而好演員班的年齡後來有放寬,再加上陳玉勳導演推薦,順利通過徵選,成為第一期學員。

加入好演員班後,外表看起來「散漫」但骨子卻喜歡把自己「ㄍㄧㄥ」到最高點的劉冠廷,開始學著從「展現自己是為了要比別人好」的表演心態,轉變到「認識自己」。表演課中有些表演技巧或理論,對於戲劇系的他而言並不陌生,甚至學生時代參與劇團的演出,對於技巧地拿捏可以很快上手,但是卻在不同老師對於細節的提點中,開啟了不同思考角度,進而調整自已的表演方式。

像是陳玉勳在演員班教「如何試鏡成功」,課堂上放了非常多試鏡影片,讓同學們票選「如果你是導演,你會選誰?」往往最後得到最多票數的,不是靠外型顏值,而是以「比別人多一點表演創意」而勝出。

這堂課讓劉冠廷開始思考,過去戲劇系或劇場中,都在排練經典文本,而他會認為只要「演好演滿」就能夠拿到好分數,就能夠「贏」,抱著競爭心態的表演,不但自己都覺得很死板沒有個性,觀眾也一眼就看得出演員的生硬,而帶著學院派方式去參加各種試鏡,也無怪乎很快就被淘汰。「上了陳玉勳的試鏡課後,才知道很多導演喜歡演員用自己的想法,加點自己的方式去詮釋角色」劉冠廷說,也讓他才開始學著從表演中找「自己」。

劉冠廷參與植劇場共六齣戲劇,戲份最吃重的就屬《花甲》,而拍完《花甲》後,在緊接著密集的宣傳工作中,他覺得自己陷入工作瓶頸,一有空檔,他就找人聊天、讀很多書,甚至連英文原文的表演書都拿出來重讀,重新認識梅斯納表演法,希望能夠再書本與人對話中,找到自己的方向。

為了怕自己放空太久,劉冠廷繼續參加專業演員進修班和法國大師Philippe Gaulier的小丑工作坊,「Philippe Gaulier認為小丑的誕生是個奇蹟,他改變了大家對小丑的定義」大學時代就開始練雜耍的劉冠廷對小丑並不陌生,但是Philippe Gaulier讓他知道,小丑表演要求活在當下,必須一直觀察台下觀眾的反應,不停地改變自己的表演方式,「當下的心態很重要,就和影像表演一樣,是要真實地把過表演的狀態」。

為期五天的工作坊中,讓劉冠廷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個同學表演下台時,自然地說了聲「Thank you」,沒想到Philippe Gaulier卻接著用英文飆了幾句髒話,學生們都嚇了一跳,Philippe Gaulier認為在台上說「謝謝」不能是禮貌性地敷衍,不帶情感,也讓劉冠廷意識到,大師對於表演的每一個環節要求非常細膩,甚至要內化為哲學上思考,而不只有身體形式的被制約。

「表演最大的樂趣就是沒有一定的答案,不停地探索」劉冠廷說,以前他認為要當個好演員,一定要用功看很多電影、讀很多書,認真練習、專注排練,參與很多演出,才有機會被看見。

但是,這兩年開始密集參與戲劇表演後,甚至得獎後,注意到他的人變多了,工作邀約的機會也增加,但是他卻沒有急著抓住每個機會,「我最近學著放掉『做到最好,想要表現出積極討人喜歡的樣子』,因為我還在重新整理自己,認識自己。」劉冠廷說,而當他找到更好的自己時,相信會有讓他自己也滿意的作品。

 

延伸閱讀